家乡的河儿时的梦-知足常乐®

家乡的那道河,一直是我美好的回忆。它座落在西山脚下,一个五十多米长,两尺多宽的小木桥横跨在两岸,清清的河水泛着微波,拍打着岸边的巨石。

家乡的河儿时的梦-知足常乐®

我无法追溯到它的源头,但逆流儿前行,它的两岸全都是崇山峻岭。北方的冬天,雪封大地的时候,其它的水域都把自己包裹在厚厚的冰层里,而它却依旧潇洒的唱着歌,波光潋滟的流向远方。

它的神奇源于身边无数个小泉眼,它们或从山根里冒出,或从岸边的石缝里钻出。数九寒天,空气被冻僵了,它们却冒着热气,冻得通红的手伸到泉水中,暖暖的像母亲的怀。然而到了盛夏,它们却刺骨的凉,当骄阳烤的你无处躲的时候,你把脚伸进泉水中,燥热顿消。

家乡的河儿时的梦-知足常乐®

这儿的泉水不但冬暖夏凉,而且品质也极好,喝一口甜甜的。有好事的村民把这里的水拿到省城去化验,各项指标完全符合矿泉水的标准。所以附近的人们,虽然家里有自来水,但他们还是乐此不疲的担着扁担来这里挑水。

家乡的河儿时的梦-知足常乐®

河水有了泉水的加盟,夏季稍凉一些,且清澈透明。所以每当放暑假的时候,这里就成了村子里孩子们的天堂。深水区是男孩的领地,我们女孩则在相对浅一点的水域里。什么仰泳呀、蛙泳呀尽情的玩耍。玩累了,就趴在岸边的石床上晒太阳,石床是事先铺好的,从岸边找一些薄石片,一块挨一块的铺成长方形。阳光把石床晒的热热的,趴在上面舒服极了。当肚子饿的咕咕响的时候,男孩便拿起鱼叉在稍微浅一点的水里叉鱼。泥鳅鱼狡猾,它藏在石头底下轻易的不出来,只有瞎疙瘩和胖头鱼傻傻的卧在水底,所以基本一叉一个准儿。叉到的鱼用柳枝串成串,女孩们负责在岸边生火烤鱼,当鱼烤的起泡的时候香味就出来了,几个小伙伴围着一圈享受着美味的野餐......

家乡的河儿时的梦-知足常乐®

当太阳快落山的时候,有的伙伴们往回家走,有的则拎着小框,返回河中去抓蝲蛄。蝲蛄这种古老的水生物。白天躲在岩石缝里或大一点的石头底下轻易的不出来。只有等到天快黑的时候它才出来觅食。这时候你站在河里,就会看见它偷偷的跑出来,它游的不算快,两只触角在前面探路,身体呈水平状,这时候你拿撮兜一撮,轻而易举的便收入囊中。个把小时就能逮住一小框。回到家里或煮或做蝲蛄豆腐,那鲜鲜的味道现在想起来还令人咋舌。

家乡的河儿时的梦-知足常乐®

如今蝲蛄这个物种在我们家乡早已灭绝,河里也极少看见鱼的出没。水底那软软的沙子早已被贪官挖走卖钱啦。取而代之的是挂在河底的各种垃圾。两岸的老柳树。和绿草坪早已不见了踪影。附近砖厂的残渣像黑色的小山丘堆在那里。

家乡的河儿时的梦-知足常乐®

我常常站在河边。看着满目疮夷的两岸。心生悲凉,也似乎听见了那被污染的河水在弹奏着一首首悲哀的曲。

家乡的河,曾经的天堂。你何时才能回到从前的模样?

辽宁省 本溪满族自治县 小市镇 碱厂堡村 六月雪

二零一九年、三月

 

家乡的河儿时的梦-知足常乐®